衡东县林业局  > 林业资讯  > 林业动态

湖南省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发展纪实

设置字体大小:【 】 【打印】 【页面调色板  发布时间:2018-08-10


山绿了,水清了,候鸟回来了

--湖南省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发展纪实

  位洞庭湖之南、居长江腹地的湖南省,是长江经济带的重要省份,又是长江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。湖南省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,牢固树立新发展理念,以"共抓大保护,不搞大开发"为总遵循,积极对接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,开展环境大治理、生态大保护和产业大转型,探索出了一条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的新路子。
  1.近300万棵黑杨全部清零
  都说"植树造林,利国利民",可在洞庭湖一带,枝繁叶茂的欧美黑杨却成了破坏湖区生态的"杀手"。
  20世纪80年代,欧美黑杨因生长快、适应性强的特点得以引进,解决了湖南当时"缺木少林"的问题。90年代,黑杨作为优质的造纸原料,在此前造纸业发达的洞庭湖一带大力推广。
  黑杨对水分和养分的需求特别大,周边的植物得不到充足的光照和养分。黑杨本身又含有毒性,飞鸟不愿停栖,形成了"树下不长草,树上不落鸟"的局面。鱼虾、候鸟等物种的数量,在一天天递减。
  大面积种植黑杨降低了湖水流速,加快了湖区泥沙淤积的速度,改变了洞庭湖的自然生态系统。对有"地球之肺"功能的湿地而言,数十万亩黑杨的存在就是一场生态浩劫。
  作为"长江之肾",洞庭湖关系湖区千万人民的生产生活,牵连整个长江生态系统的平衡。
  2017年10月30日,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在参加完党的十九大之后,将调研首站选在洞庭湖。他乘船深入洞庭湖腹地,督察洞庭湖区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治理。两天后,湖南省委、省政府召开五级干部大会,就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进行再动员、再部署、再推进、再落实,吹响了洞庭湖生态环境保护更加嘹亮的号角。
  至2017年12月6日,湖南提前完成中央环保督察要求彻底清理洞庭湖核心区黑杨的任务,9万多亩近300万棵黑杨全部清零。
  保护与治理,是生态文明的一体两面。湖南非法采砂、围网养殖等现象一度很严重,这些行径破坏河道,污染水体,危害水生动植物。保护长江生态,建设美丽湖南,首先要对一切违法行径紧急踩刹车。
  在岳阳县东洞庭湖水域,几十艘采砂船整齐停泊在沙洲边。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岳阳洞庭湖各县市在2017年全面停止采砂后,所有采砂船集中停靠管理。昔日繁忙的城陵矶新港区天欣码头,如今只剩下4个即将被切割吊走的水泥罐体。"这里以前是城区主要砂石来源地,生意非常好,每天能进出300来台车辆,港口的船只也是密密麻麻。"城陵矶新港区管委会主任王文华告诉记者,6月底,城陵矶范围内21个码头泊位已经全部完成了关停拆除的任务,港口已经全部退出,全面达到了"三无一封闭"的标准,也就是"无设备设施、无船舶停靠、无作业残留、进出港通道永久性封闭"。
  截至2017年底,长江湖南段39座非法砂石码头全部关停、拆除并完成生态复绿,复绿面积47.7万平方米,恢复长江黄金岸线约1万米。
  "要进一步摸清底数,加强规划引导,该整治的整治、该关闭的关闭。"今年5月3日,杜家毫主持召开长江岸线整治专题会议,强调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和超常规的举措,集中开展长江岸线专项整治。
  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。生态治理,要站在生命共同体的高度来实施。湖南在治砂之外,还开展了治湖治污行动。
  岳阳市投入26亿元,完成湖南省最大城市黑臭水体治理示范项目--王家河流域综合治理;投入33亿元,实施梅溪河综合治理等6个重点项目。
  在益阳沅江市,南洞庭湖与西洞庭湖交汇处,是一片叫"琼湖"的湖泊群。前些年,这里被围网养殖、企业排污困扰,一湖碧水变成垃圾池。近年来,沅江启动"五湖连通"工程,将湖泊群加宽加深,连通沅江、资水和洞庭湖。同时,关停拆迁湖边企业,彻底清除围网养殖。
  常德市的内河--新河,几年前还是一条臭水沟,污水不断流入沅江、洞庭湖。2017年,常德市按照海绵城市要求整治新河,到2020年完工时蓄水能力将提高一倍,大大增强生态功能。
  山绿了,水清了,候鸟回来了。目前,洞庭湖Ⅴ类水质断面由2015年的8个降至0个,候鸟由10年前的200多种增加到300多种。
  2.留住江豚的微笑,拯救麋鹿的爱情
  湘江,长江一级支流,奔腾900公里,哺育沿岸8市湖湘儿女。
  半个多世纪以来,湘江流域布局的不少重化工业,让母亲河一度成为全国重金属污染最严重的河流。为还母亲河一江碧水,湖南启动湘江保护与治理"一号重点工程",从2013年至2021年连续实施湘江保护和治理3个"三年行动计划"。
  现在,站在海拔1000多米的郴州市临武县三十六湾矿区俯瞰,蓝天白云下,大小矿坑已不见踪影。就在几年前,这个以滥采乱挖闻名的铅锌矿区,蜂窝似的矿洞布满山体,满目疮痍。"一号重点工程"启动以来,三十六湾的上千个采矿、选矿点全部关停,近3000间厂棚被拆除。一度千疮百孔的矿山逐步披上绿装。
  在湘江保护的另一重要战场--因水清得名、重化工业集聚闻名、环境严重污染出名的株洲清水塘,高耸的烟囱倒下了,成片的厂房拆掉了,污染源被斩断了。
  在湘潭竹埠港,原本热闹的化工园区,归于沉寂。20世纪60年代开始,化工企业逐渐在此落户,不足两平方公里,化工企业密布,污染令人谈之色变。2014年9月,28家化工企业全部关停退出,竹埠港终于甩掉"生态炸弹"身份。2018年,它将全面完成环境污染治理。
  2016年,"一号重点工程"进入第二个"三年行动计划",湘江流域治与调并举,水更清、岸更绿。截至目前,湘江流域内1182家涉"重"企业全部关闭,湘江水质明显好转,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超过93%。
  与此同时,"一号重点工程"也延伸到洞庭湖和湘江、资水、沅水和澧水。
  洞庭湖栖息着330多种鸟类、110多种鱼类和200多种野生植物。在这座物种宝库中,有被誉为长江生态"活化石"的江豚。由于毁灭性非法捕捞和水质恶化,前些年江豚数量不断锐减。
  "救救江豚!"来自民间的强烈呼声,唤醒了人们沉睡已久的保护意识。民间保护组织迅速成立,湖南发出加强江豚保护的通知,岳阳建立江豚保护长效机制,在保护核心区内全年禁渔、禁采、限航。
  官方与民间联动,不仅留住了江豚的微笑,还拯救了麋鹿的爱情。1998年长江中下游的大洪水中,十几头麋鹿从湖北石首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冲破栅栏,泅游过水深流急的长江,逃逸到了洞庭湖区。在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的悉心照料下,近年来洞庭湖野生麋鹿种群稳步扩大。2018年的调查显示,洞庭湖区麋鹿数量已达164头。
  洞庭湖区麋鹿种群被专家认定为世界最大的麋鹿自然野化种群,其中东洞庭湖的麋鹿亚群是野化程度最高、最年轻、最有发展潜力的亚群。
  除江豚、麋鹿之外,更多的鱼类、鸟类也被纳入保护范围。曾经的电鱼者、猎鸟者醒悟悔过,纷纷加入保护大军。
  西洞庭湖湿地保护协会常务副会长刘克欢,从前擅长捕鱼"迷魂阵",是出了名的"打鱼佬",如今每天巡湖巡林,给渔民讲解环保知识,还发动"眼线"举报违法行为。在他的带动下,协会已发展到8个分会300多个会员,"很多老渔民也加入进来"。
  截至2017年年底,湖南省共有生态环保组织机构154家,已注册的环保类社会组织62家。
  3.去掉污染落后产能,一切向绿色增长看齐
  漫步在株洲清水塘霞湾港,只见港中清水悠悠,堤岸绿意盎然。谁能想到,曾经这里沉积了50余年的污染,水是五颜六色的。
  清水塘,这个聚集数百家冶炼、化工厂的地区,曾将株洲拖入全国十大污染城市之列。黑乎乎、灰蒙蒙,是株洲当年的记忆。
  2013年,株洲毅然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,决心从根本上变换株洲发展底色,去掉污染落后产能,一切向绿色增长看齐。
  数万工人下岗、数百企业关停......压力面前,株洲市义无反顾地启动了清水塘老工业区搬迁改造。2017年,株洲200名干部搬至工厂门口办公,苦口婆心做工作,一口气关停147家污染企业。
  水泥、钢铁、煤矿、烟花爆竹等过剩老旧产能大规模关停退出。2013年以来,株洲共计关停了1300多家污染落后企业,影响产值500多亿元。"背水一战,坚决还株洲人民一口真正的清水塘。"株洲市委书记毛腾飞的话掷地有声。
  老旧产能退出后,必须及时培育新动能。2013年,株洲聚焦轨道交通、通用航空、新能源汽车三大动力产业,通过集群发展、创新驱动全力打造"中国动力谷",让优势产业快速释放新潜力。
  两年后,株洲轨道交通产值突破1000亿元。如今,"复兴号"高铁最核心的零部件产自株洲,电力机车、动车组、城轨等出口至70多个国家和地区,成为流动的国家名片。
  株洲还布局与动力产业高度关联的战略性新兴产业,即电子信息、新材料、新能源、节能环保、生物医药,形成互为支撑的全新产业空间和支撑动力。
  尽管株洲遭遇"史上最大力度"去产能的阵痛,但新动能有效补位,筑牢了高质量发展的动力支撑,成为全国稳增长先进城市。2017年株洲第三产业占GDP比重达44%,较上年提升4.9个百分点,经济结构持续优化。"经济增速没有大的波动,而产业已悄悄转型。"毛腾飞说。
  不搞大开发,不是不搞开发,而是开发必须是绿色的、可持续的。借助长江经济带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的倒逼机制,湖南着力培育绿色产业。
  2017年,湖南省取缔"地条钢"企业12家,化解煤炭落后产能350万吨,责令停工企业2137家。同时,加紧培育高端装备、新材料、生物技术、新一代信息技术、绿色低碳和数字创意等6大战略性新兴产业。
  常德的煤矿、石膏矿,过去解决了税收、就业,但也染黑了大地、破坏了植被。近年来,常德积极整顿问题煤矿、"地条钢"、石膏矿山,鼓励企业争创绿色工厂、绿色单位。经过一番"黑"换"绿",桃源县工业集中区获批湖南省铝循环再生产业园,安乡县鲸港生态工业园被评为湖南省"生态经济十佳示范案例"。
  拥有163公里长江岸线的岳阳,定位为湖南融入长江经济带的"桥头堡"、湖南通江达海的新增长极。岳阳把交通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作为推进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先手棋。统计数据显示,2017年,岳阳城陵矶港集装箱吞吐量突破40万标箱,创历史新高;岳阳全年进出口总额比上年增长70%以上,跃居湖南第3位。岳阳进出口前50强企业中,有21家为新增商贸物流企业,物流业正在崛起成为岳阳第3个千亿元产业。
  作为湖南省目前唯一的现代农业改革实验市,益阳大力推动绿色发展,重点培育安化黑茶、沅江芦笋、南县稻虾等农业现代化产业。从2008年起,南县通过技术攻关和试验推广,成功探索出"稻虾共生"养殖模式,发展成全县特色产业。
  湘江北去。如今,一江碧水浩浩荡荡,经洞庭、汇长江。在贯彻落实长江经济带战略中,绿色,已成为湖南一道鲜亮的底色。

 

信息来源:光明日报 | 责任编辑:罗文娟